©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錫珍]成為誰的誰


. 一百FOLLOW最後一彈
. 第一次寫錫珍,OOC可能有點嚴重
. 非現實向
—————

面對這曖昧 這感覺太美
我們該等待該靠近 或沈醉 你會是我的誰

——王詩安《I don't know》

「珍哥,你喜歡號錫哥嗎?」

「喜歡。」這個答案是絕對的,不是嗎?金碩珍垂下眼,低頭繼續攪拌著咖啡。

喜歡啊,喜歡到一見面心臟就激動得快跳出來。

「那⋯⋯」你們怎麼不在一起呢?
朴智旻不敢問出口。

「我不確定他想不想和我在一起。」
金碩珍從一開始就明白朴智旻想問什麼,十分冷靜地說道。

因為不確定,所以從未提過交往。

他知道鄭號錫很享受現在的曖昧關係,知道彼此喜歡彼此,但好像這樣就滿足了。

剛開始曖昧時,出門會用各式各樣的藉口牽著彼此的手,像是:人多怕走散或是小心路口危險自然而然的牽起手。到了現在鄭號錫來接金碩珍,金碩珍就會默默地牽上鄭號錫,然後相視而笑。

起初,金碩珍是很享受這樣的感覺的,他喜歡鄭號錫,但保持一定的距離,就不會受傷。

不過時間久了,金碩珍貪心了。

不想要鄭號錫和別人介紹他時是說:「這是金碩珍,我的好朋友。」然後鬆開緊握他的手。

他不喜歡,不管是偷偷摸摸的樣子又或者鄭號錫介紹他時說他們是朋友。

他們確實只是友達以上,牽牽小手、偶爾暗示著喜歡算什麼?幼稚園的戀愛?難道鄭號錫也對其他人這樣嗎?⋯⋯不行,金碩珍不能接受。



星期五是鄭號錫和金碩珍的電影日,不知道從何約定起的日子,每個禮拜再忙也要見上一面而約的日子。

雖說是電影日,卻也不一定去看電影,偶爾吃個飯、偶爾看個電影、偶爾看看夜景、偶爾坐在河堤邊發呆、偶爾手牽著手走一段遙遠的路,彷彿是要逃離世俗般,整個世界只剩下金碩珍和鄭號錫。


金碩珍公寓樓下等鄭號錫,平常是鄭號錫到了,他才下樓的。

只是他今天好好釐清彼此的感情。

「今天怎麼這麼早下樓?」

明明天氣很冷的,前幾分鐘金碩珍還冷到一直搓著暖暖包,怎麼鄭號錫看著他一笑他整個人就暖呼呼的。

完蛋了金碩珍,你是中毒了吧。

「想你了。」金碩珍毫不掩飾自己的情感,他做了整週的心理準備,如果真因為告白而結束和鄭號錫的曖昧的話,至少今天他要把他所存的想法全部告訴鄭號錫。

「我也想你了。」鄭號錫笑著牽起金碩珍的手,埋進了自己的口袋。「人體暖暖包,不錯吧。」

「你傻呀。」嘴上這麼吐槽,金碩珍害羞的耳根子發燙,明明以前不這樣的。

老樣子吃了頓晚餐、看了部電影,在週五晚上不必受工作的牽制提早分開。他們在河堤旁散步了許久。

「號錫啊。」金碩珍輕輕呼喊,正要表白時,鄭號錫用手指抵住金碩珍的唇。

「我想先說。」鄭號錫收起了一貫的笑容,難得的嚴肅。「金碩珍,我是你的誰?」

「呀,這個問題應該我問吧⋯⋯」金碩珍忍不住嘟嚷,「你是我的好朋友。」

偏在這時候金碩珍和鄭號錫算起舊帳,誰叫你以前都跟人這麼介紹我。

「你真的這麼想嗎?」

鄭號錫賄賂朴智旻去套了金碩珍的話,想知道金碩珍怎麼看待他。朴智旻說金碩珍喜歡他的時候,鄭號錫開心得整個人要飛起來了。

可這反應跟他想好的不一樣啊,還是朴智旻騙了他?

金碩珍看著鄭號錫的嘴角垂成一個「人」字,忍不住笑出聲。

「那可以換我問了嗎?」

「好。」

「你想成為我的誰?」

鄭號錫愣了一會,要被打槍第二次還是就這樣流失機會繼續跟金碩珍當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朋友?

「男朋友,我想成為金碩珍的男朋友。」

鄭號錫選擇了前者。

金碩珍聽到理想的答案,笑的更開心了,「真巧,我也想成為鄭號錫的男朋友。」

做好被打槍準備的鄭號錫看著金碩珍的笑容,也笑了出來「你真壞心。」

「誰叫你以前總跟別人介紹我是你的 好 朋 友。」

金碩珍擁著鄭號錫的後頸,頭靠了上去,輕吻了鄭號錫。

「其實,我想這麼做很久了。」鄭號錫說完,用舌侵入了金碩珍的唇,初次的深吻,吻的金碩珍喘不過氣。


其實,我喜歡你很久了。


END

评论(6)
热度(55)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