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糖珍]無賴又霸道的貓

. 一百Follow第二彈
. 狗血不用錢的撒
. 是喜劇請相信我
. 大概可能有些OOC

無賴糖 X 白目珍

————

00.

「玧其啊,抱緊我好嗎?」
金碩珍說完,小腦袋瓜往閔玧其的懷裡蹭。閔玧其一語不發,加重了擁抱金碩珍的力道。

閔玧其的愛是無聲無息的,或許是太過低調,有時連金碩珍本人也沒有察覺。甚至金碩珍很常感到不安,他不懂閔玧其的心思。

閔玧其常常徹夜未歸,金碩珍也習慣獨守空房,他知道閔玧其很忙。

麵包和愛情,他們都會選擇麵包。因為沒有麵包,哪來愛情?或許兩個都太過務實,才少了相處的時間。

金碩珍工作的時候,閔玧其在休息;閔玧其工作的時候,金碩珍在休息。


01.

不過回想起來金碩珍已經有兩年沒見閔玧其了,閔玧其說了要追夢、要出國,一走就是兩年。

閔玧其有問過他要不要一起去,不過金碩珍拒絕了。他的生活圈在這,他不想離開。

在閔玧其出國後,原本還有些聯絡,不過最後的訊息則停在金碩珍的一句:「我們到底算什麼關係?我是你的男朋友,還是什麼都不是?」

剛開始金碩珍每天都發一句「有沒有好好吃飯?」之類的關心,起初閔玧其還會回一些單詞「嗯、哦、有」之類的,後來則是連看都不看。

閔玧其也不會主動聯繫他,金碩珍打電話給閔玧其接通的機率比考上建國大學的機率還低。

久了金碩珍也乏了這麼卑微地去愛一個人,連想要個關心、回覆都那麼難。他問閔玧其他們兩個是什麼關係的時候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分手了,老實說兩年前閔玧其出國就該分手的,只是金碩珍捨不得,就這樣磨機了兩年。

閔玧其已讀不回。

-


距離閔玧其不回金碩珍的分手訊息已經過了一個禮拜,金碩珍調整好心理狀態,不再期待閔玧其的回覆,金碩珍做好了回歸單身的準備找鄭號錫去喝酒。

「哥,你跟玧其哥⋯⋯」

「別跟我提那個大豬蹄子,我們分手了!」金碩珍用燒肉叉子指著鄭號錫,意識他別提閔玧其。說完金碩珍繼續大吃大喝,最後喝個醉爛被鄭號錫載回家。

鄭號錫扛著金碩珍下車的時候,發現金碩珍家的燈是亮著的,鄭號錫正想著是不是金碩珍忘了關燈的時候,閔玧其走出家門。

鄭號錫一臉「看到鬼」的表情看著閔玧其,閔玧其見怪不怪的皺著眉頭,「阿珍交給我就行。」

「玧其哥你⋯⋯」鄭號錫想問的問題很多,多半是為金碩珍抱不平。

「之後有機會再跟你解釋了,晚安。」閔玧其不打算接下鄭號錫的問題,抱起醉昏的金碩珍進了家門。

閔玧其把金碩珍抱回房間,幫他換了睡衣,被放到床上的金碩珍迷迷糊糊的醒了,看著眼前的人自己都不敢置信。

是他朝思暮想的閔玧其。

「玧其⋯⋯⋯?」酒喝多了、話喊多了,金碩珍嗓子有些啞了。

金碩珍以為是自己醉了在做夢,不過還是懷抱著一絲希望伸出手撫上閔玧其的臉頰。

「嗯,我回來了。」閔玧其輕蹭了金碩珍的手,溫柔的回答。

金碩珍聽了,眼淚不爭氣的流出,一直哭,哭得閔玧其不知所措。「真的是玧其啊⋯⋯」

閔玧其抹去金碩珍臉上的淚,「別哭了,你哭不好看。」

「我們分手了,你才沒資格管我!」金碩珍賭氣的撇過頭,轉過身。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分手了?」閔玧其拉起金碩珍的手,十指緊扣。「金碩珍?」


金碩珍沒有回應,酒意還沒退,還想著要吵架到底是誰有理。

「我再問你一次,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分手?」

「你明明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出國兩年毫無音訊⋯⋯還好意思兇我。」

兇什麼兇,把人丟在國內自己出國逍遙兩年,要吵架絕對是我金碩珍有理說你!

「嗯,那我有說過要分手嗎?」

「⋯⋯沒有。」

「那就對了,我們沒有分手。」

「閔玧其,你太無賴了!」

「這是愛你的表現。」閔玧其拉起金碩珍的手,親吻了他的手背,「對不起,為了能早點回來,忽略你了。」

「你以為我這麼好打發嗎?仗著我愛你,就能這麼囂張嗎!」金碩珍還是很賭氣,收回閔玧其牽著他的手,重新窩回被窩。「我不管,我們就是分手。」

「行啊,金碩珍,那我們分手。」說完閔玧其起身離開金碩珍的房間,留下一臉錯愕的金碩珍。

就這樣?連挽留都不?閔玧其?你哄哄我不就沒事了嗎?閔玧其你真的是混蛋吧?我酒都醒了,你跟我真分了?前面好聽話說假的?

好樣的,閔玧其。

金碩珍真的氣到炸毛了,把所有SNS和閔玧其掛著穩定交往中的感情狀況都改回單身。

正當他放下手機真準備要睡覺時,閔玧其洗完澡,換了以前金碩珍幫他買的睡衣走回金碩珍房間,兩人乾瞪眼,相視了三秒,閔玧其在金碩珍身旁的位置躺下。

那件粉色睡衣他以前明明嫌俗氣,總不穿的。看著閔玧其笨拙的想討好他,金碩珍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卻還是不忘記要逗逗眼前的人。


「閔玧其。」

「幹嘛?」

「你現在在幹嘛?」

「準備睡覺啊。」

「我們已經不是情侶了,男男授受不親!」

「你不是我男朋友啊,你是我未婚夫。」閔玧其重新扣緊金碩珍的左手,拉到金碩珍眼前。金碩珍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閔玧其套上了戒指。

「⋯⋯閔玧其,你真的變無賴了。」

「該睡了。」閔玧其無視金碩珍那句無賴、無視金碩珍賭氣的掙扎,抱緊懷中人。

「閔玧其你個混蛋。」

隔天金碩珍醒來的時候,發現SNS通知全炸了。


鄭號錫:「哥,才一晚就被收服了?!」

金南俊:「哥,你們什麼時候辦宴席?」

田柾國:「好想看碩珍哥穿婚紗啊。」

閔玧其:「 @田柾國 就算真穿了,也只有我能看。」

朴智旻:「玧其哥太小氣了!」

閔玧其:「 @朴智旻 想看怎麼不叫泰亨穿給你看?」

朴智旻:「這樣穿婚紗的人會變成我啊⋯⋯」


⋯⋯原來閔玧其趁金碩珍睡得安穩,把金碩珍的SNS感情狀態改成「與 閔玧其 結婚」,驚動了以為兩人真分手的好友。


「玧其啊,你怎麼把我的感情狀態改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我手機的密碼?」

「示威主權。還有,密碼就是我生日會不會太好猜了?根本不用我用你的指紋解鎖。」


「呀,你太混蛋了!」

「可你就愛混蛋啊。」




END

评论(5)
热度(89)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