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果珍]MAZE

. OOC算我的

. 江湖老司機珍x純情處男果

—————

你那深沉的目光帶著我到了遙遠的地方
對誰動了心時、更加神秘、更加好奇
讓人暈眩的你的聲音,偷走了我的心
魂不守舍、目眩神迷
Maybe it's a maze
———————————(G)I-DLE MAZE


或許在酒吧見到金碩珍第一眼的瞬間,田柾國就註定失去自我了。

在台上彈著吉他、撥動著琴弦自彈自唱的金碩珍是這酒吧的駐唱歌手,唱歌的同時,金碩珍的嗓音也撥動了田柾國的心弦。

在那之後田柾國成為了這家酒吧的常客,更正確的來說成為金碩珍的忠實聽眾,只會在金碩珍有駐唱的日子出現,卻沒和金碩珍說過半句話。

田柾國總坐在最靠近舞台的座位,靜靜的喝著酒,欣賞著金碩珍的嗓音、和那雙看不透的雙眼。

「接下來是今晚的最後一首歌,獻給我最忠實的聽眾。」

此時田柾國抬起頭,發現自己和金碩珍對上眼,金碩珍還對著他笑了,田柾國差點沒原地斷氣。

「想踮起腳尖找尋愛 遠遠的存在
我來不及‭ 說聲嗨 影子就從人海暈開
才踮起腳尖的期待 只怕被虧待
我勾不著還‭ ‬微笑忍耐 等你回過頭來‭
你會回過頭來 回過頭來」

歌曲結束後,台下一片掌聲,金碩珍招牌微笑,鞠躬說謝謝就走下了台。

約莫十分鐘後,背著吉他的金碩珍在田柾國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你好,我叫金碩珍。」

「哦、我,我叫田柾國。」

金碩珍看田柾國對他毫無印象的反應不禁皺眉,「你⋯⋯不記得我了嗎?」

「我們見過嗎?」

「⋯⋯⋯三年前,你在這酒吧喝醉了,把我拐到床上呢。」金碩珍開玩笑地說道。

「咦?!」田柾國確實以前酒量不好,常常喝醉被扛到酒吧休息室,但是他卻不記得他喝醉把金碩珍搞了。

「開玩笑的,看你嚇著。」金碩珍晃了晃眼前的酒杯,微笑。「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交談吧。」

其實三年前他們確實有過一面之緣。那天下了大雨,金碩珍出門忘記帶傘了,田柾國跑向正在大街上淋雨的金碩珍,把傘塞給了他,然後頭頂著公事包,就淋著雨跑回去了。

金碩珍一直想跟這位好心人道謝,卻沒想到這個好心人在三年後成為了他的忠實聽眾。

不過田柾國不記得他,是金碩珍意料外的事情。從田柾國第一次來酒吧聽他駐唱,金碩珍就一直一直注意他了。

「你喜歡我嗎?」金碩珍喝了口田柾國的調酒,「我看你總是盯著我喝Tender Love。」

Tender Love,柔情之戀,背後的涵義是:『我想和你展開一段純純的戀情。』

田柾國沒想過金碩珍會將他分析的這麼透徹,一時害羞得不好意思抬起頭。

「你想不想聽我的答案?」

不等田柾國回答,金碩珍起身前往吧檯點酒。

金碩珍點了一杯環遊世界,俗稱失身酒。和長島冰茶一樣有著『我想帶你回家』的涵義,不過酒精濃度比長島冰茶還強。

一見傾心、二見鍾情、三見癡心。
不論結局好壞,此時此刻我就想為你瘋狂。



在金碩珍點酒的期間,田柾國設想好被拒絕的一百種場景、要怎麼掩飾尷尬的一百種方法,以及祈禱金碩珍不要真點一杯B52來拒絕他。

當金碩珍拿著那杯環遊世界回來時,田柾國真的傻了。

他要怎麼回應金碩珍?問他:「你在玩火嗎?」還是「你看我傻,所以在嚇我嗎?」

不論問哪個都不對。

金碩珍將酒遞給田柾國,眼神意識要他喝,田柾國猶豫了一下,然後還是把酒灌下去。

「我忘了跟你說,喝了我的酒,你就是我的人了。」金碩珍繼續玩弄著田柾國那杯調酒,嘴角勾起一些弧度。

金碩珍的直球用力的投進田柾國的好球帶,嚇得田柾國差點沒把酒噴出來。

台上那個溫文儒雅彈著吉他的文藝青年,怎麼下台就成了流氓。

「雖然純純的戀愛也不錯,不過我更喜歡轟轟烈烈的戀愛哦。」金碩珍起身,重新背起吉他,走到田柾國身旁,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所以請更加用力的愛我吧。」並在『用力』兩字加重。

金碩珍準備轉身就走的時候,田柾國用力握著他的手,「你這樣玩火,明天會起不了床的。」

「哦?我會好好期待的。」金碩珍回握田柾國的手,笑道。



之後,後悔用如此流氓的手段玩火的金碩珍想:「早知道當初純情的告白不就好了,玩個屁火,什麼明天,現在根本天天被田柾國操得早上爬不起來。」

评论(10)
热度(112)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