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果珍]棄貓效應 04

04.



我們都想要魔法/摺出愛的形狀/送給所愛之人/期望永保安心/卻發現從此心缺了一塊/日日憂傷

————取自 潘柏霖


金碩珍只買了閔玧其的那份晚餐,他幫閔玧其買了餃子。金碩珍感受不到餓,即便他上一餐是昨天晚上。


閔玧其看不下去,逕自走到廚房泡了碗麵,端到金碩珍面前問:「泡麵跟餃子你選一樣吧。」


「我不餓。」


「哦,那我也不餓。」


「玧其你別鬧⋯⋯」


「你才別鬧,你不吃,我也不吃。」


聽完金碩珍默默地提起筷子,他想,要比任性他大概還贏不了閔玧其。


閔玧其看著他開始動筷子,才走到餐桌對面坐下。吃飯的過程中他們沒有過多的交談。閔玧其不主動提問金碩珍和田柾國發生什麼事,他想,金碩珍也不想說吧。


金碩珍大概真的沒什麼食慾,以前十分鐘可以吃完整碗泡麵還有配菜,過了半小時那碗麵還吃不到半碗。


「吃不完別勉強自己了吧。」

閔玧其本意就不是要他吃多飽,而是別讓金碩珍一直餓著。就算金碩珍不說,從他的臉就看得出來只記得哭,不記得吃了。


「你先去洗澡收拾吧,我房間隔壁那間客房,我整理完了。走廊走到底右手邊就是浴室了。」


「謝謝你啊,玧其。」說完金碩珍提著行李進去客房。


閔玧其沒有回應。他拿起手機發現田柾國傳了成千上萬則訊息和電話給他,想詢問金碩珍的下落。


『他沒有來找我。』

送出訊息,閔玧其就關了機。



金碩珍洗完澡後,躺到床上,頭髮都沒吹乾呢,就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他和田柾國剛在一起時、他們一起去旅行時、他們同居時、他畢業時,田柾國帶著一大束花來找他的樣子、他們笑著談論久遠的未來,相擁著睡著⋯⋯⋯那些他們曾經快樂的場景。


他們都曾相信未來的美好,卻在實踐的路途上喪失信心。遲遲找不回信心,那算了吧。繼續消磨下去,殆盡的不是時間,是彼此的愛。


為什麼要苟延殘喘的想盡辦法延續一段不幸福的感情、為什麼要愛得如此難堪?




金碩珍和田柾國分手後,除了不下廚和食量變小沒什麼改變。還是喜歡跟閔玧其講大叔笑話講完自己笑出來。


金碩珍曾經很喜歡下廚的,因為田柾國喜歡他做的菜。他喜歡被需要的感覺,即便工作勞累,對於下班煮飯件事依舊樂此不疲。


現在⋯⋯說不上討厭,只是暫時想避開所有能讓他聯想到田柾國的事物。


轉眼間金碩珍在閔玧其家已經待了兩個月了,當初沒想過會待這麼久;閔玧其不催促金碩珍找房,按自己的腳步慢慢來就行。於是一待就是兩個月。


他調適生活花了太久的時間。


他需要時間適應沒有田柾國的生活,五年來的習慣不可能一夜戒掉,閔玧其不趕金碩珍走,金碩珍是打從心底感謝的。



最後金碩珍決定在公司附近租一間小套房,打著員工名義,在租金上還有些折扣。閔玧其沒有挽留,認真說金碩珍做什麼的決定,只要在不傷害自己的情形下,他都支持,載金碩珍到他的租屋處,兩人吃了一頓飯才分開。



金碩珍整理套房整理到一半時,手機跳出了通知聲。田柾國發來了訊息。


約分手後兩天左右,田柾國每天會發一則日記式的訊息給他金碩珍,和金碩珍報備生活,起初金碩珍會看,可不會回覆。到現在金碩珍連點開都不會點開了。



『想哥了。』


『哥,對不起。』


『是我沒有好好珍惜哥,是我混蛋。』


『魚餅牠們也想哥了。』


『我不會強迫哥回來的,至少回我一句好不好?』


『哥還記得我們去海邊旅行的事情嗎?當時候和哥走散了,哥哭了好久。如果再去一次我一定不會把哥弄丟的。』


『哥,你覺得我煩了嗎⋯⋯』


『哥,你出了什麼事情嗎?怎麼連看都不看了?』


『哥。』


『碩珍哥。』


『金碩珍⋯⋯我真的好想你⋯⋯』



TBC.


评论(12)
热度(94)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