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果珍]棄貓效應 03

 03.



還記得那時,山盟海誓,說好了永遠就是永遠,怎麼也想不到如今漸行漸遠,逐漸在彼此的記憶中淡去。

其實也不再如當初親密,各自也有了不同方向的生活,只是偶爾想想,還是會有股空虛撫上心頭。


畢竟當初那些嘻笑打鬧,那些心暖無間,那些無懼無畏,都是那時最快樂的日常,怎麼到頭來,我們從哪裡開始,變得小心翼翼,變了樣?


————取自 黎焉 liyyenn


我很不安,很無助。


我曾想過跨越人山人海成為你的萬中獨一,直到我發現我在你眼裡看不到我自己。


甚至,我對「相愛」這件事實感到懷疑。我們真的相愛嗎?應該說,我們相愛過嗎?這五年的感情到底是真誰假,我分不清了⋯⋯⋯



無視田柾國的勸阻,金碩珍起身收拾,收拾他這份愛的殘局。


結果田柾國站在金碩珍背後,拉著他的衣角,金碩珍走到哪他跟到哪。金碩珍怎麼喊放手他不聽。


田柾國,直到失去,你才開始後悔,會不會太晚了?


「珍哥。」


田柾國試圖想說些話挽回局面,但才剛開口就被金碩珍打斷,金碩珍明白,要是讓他說下去,他們會和好的,然後這樣的情況會一直重蹈覆徹。


「別說,別說你後悔、更別說你抱歉。時間能證明真愛,也能證明我們真的不適合。」


金碩珍的行李並不多,應該說這個家本來就是田柾國的東西多。他愛田柾國,愛到可以把自己不斷地壓縮再壓縮,不論在任何方面。


要離開時,田柾國還不願放開金碩珍,說什麼都要送他。金碩珍堅決,他們才在門口道別。


「那麼,再見。」再也不見了。


田柾國拉住金碩珍正和他揮別的那隻手,捏緊他的手心。


「走到這結局,你才開始後悔嗎?」


金碩珍甩開田柾國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田柾國沒有追上,他不敢。



金碩珍打了通電話給閔玧其,大意是借住幾天,找到房就走。閔玧其沒拒絕,畢竟兩人大學時就是室友,住多久都沒問題;叮嚀金碩珍順路買晚餐過來就掛了電話。


打從金碩珍和田柾國在一起時,閔玧其就不看好。不是因為喜歡金碩珍而嫉妒,而是田柾國太不懂金碩珍心思,金碩珍不斷包容的結果就是這段感情,累的人絕對是他自己。


這麼說好了:金碩珍嚮往東方、田柾國嚮往西方,金碩珍不會告訴田柾國自己的嚮往,而是默默陪著他去西方。久而久之,這段感情金碩珍也會失去了自我。


閔玧其整理他隔壁的客房,等待著金碩珍的到來,卻等到了田柾國的訊息,問金碩珍是不是在他那邊借住。


原本他想好心回答田柾國的問題,說金碩珍確實要來他這。直到見到金碩珍又紅又腫的雙眼配上跟熊貓一樣黑的黑眼圈,兩人對上眼時,金碩珍還硬要擠出笑容,閔玧其打消了這念頭。


田柾國啊田柾國,我把我的寶貝交給你,他怎麼被你糟蹋成這樣。不只金碩珍心在淌血,閔玧其的心也在淌血。



TBC

评论(2)
热度(108)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