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果珍]潔癖

. 半夜清晨開的腦洞
. OOC算我的
. 只是想寫果果滾床

————

最近金碩珍有個困擾,就是田柾國好像常常趁他不在時,跑過來蹭他的床。像是他去洗澡時、去練習的時候、各種各種他們沒有在一起的時候,田柾國就會來打滾。而且田柾國還會還原現場,有時候還會還原過頭,棉被忘了折,田柾國還會幫金碩珍折好。

嗯?不過為什麼金碩珍會發現?因為他在枕頭上聞到田柾國洗髮水的味道,和金碩珍用的洗髮水味道不一樣,田柾國洗髮水味道很濃,一聞枕頭就知道有人滾過他的床。

這可能是所謂對床的潔癖吧?床如同自己的私人領域一樣,不喜歡被侵犯。尤其枕頭的部分,金碩珍很不喜歡枕頭沾染其他人的氣味,一直很抗拒有人躺他的枕頭。不過這件事他沒有告訴過任何人,所以田柾國才膽子肥得在他床上翻滾。

不過其實田柾國偷偷蹭他床的事情,金碩珍也不是特別生氣。可能縱容這小子慣了,加上⋯⋯他滿喜歡田柾國洗髮水味道的。

回歸期行程與練習重疊交錯,七個人回到宿舍都累成一灘泥了,基於疲憊,最近田柾國回到宿舍洗洗睡後就乖乖窩在自己房間。幾乎沒有去蹭金碩珍的床。剛開始的金碩珍還很開心,這小子終於不來打擾他的床了!想不到沒兩天他就開始想念田柾國蹭他床的日子了。

凌晨一點,金碩珍抱著枕頭躡手躡腳的走到田柾國房門前,輕輕敲了門:「柾國,你睡了嗎?」

金碩珍敲門時,田柾國剛打完遊戲準備睡了。幫金碩珍開門讓他進來的時候,田柾國一直在憋笑。「哥,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雖然是金碩珍主動上門的,但哥哥找弟弟一起睡覺這檔事對他來說還是有點難以啟齒。「啊⋯就是、呃⋯⋯」雙手抱緊枕頭,「還能有什麼事,找你一起睡覺啊。」說完,金碩珍害羞得耳根子泛紅,垂下眼不敢看田柾國。

田柾國看了金碩珍的反應忍不住笑出聲「哦,哥想我了嗎?」
「臭小子,誰准你老趁我不在的時候侵佔我的床。」金碩珍握拳,輕輕往田柾國的腹肌揍。
「其實哥有發現嘛,那你怎麼不拆穿我?」

田柾國跟金碩珍交往已經過了半年了,瞞著成員交往的。剛在一起時忙著準備回歸,後來又忙著回歸期的行程,兩人都沒好好約會過。金碩珍以自己的生活為優先,就算放假也要拿來休息。

雖然當初說好以工作為首要,不能因為兩人的關係影響工作,可其實田柾國很吃味,他們可是在熱戀期的戀人啊!他還不想這麼早走到老夫老妻的時期。於是策劃了這場「滾床計畫」,他早發現金碩珍對自己的床有多潔癖,所以特意在他的枕頭多滾了幾下,還原現場的時候還怕金碩珍沒發現他來過,整理得有點過度。

不管金碩珍有沒有拆穿他的計畫,至少金碩珍會發現一件事———他想他了,極度的想念。

金碩珍沒有回答田柾國的問題,反而往前一步抱著田柾國「感覺好久沒好好抱過你了。」

「哥現在發現太晚了,我不知道被你冷落多久了。」田柾國委屈的嘟起嘴,窩在金碩珍的肩窩。「是不是我沒去偷滾你的床,你都不會記得我們還在熱戀期啊。」

「對不起啊柾國⋯⋯」金碩珍像安撫小孩似的輕拍著田柾國的背。
「哥,你要怎麼補償我?」田柾國聽到道歉,耳朵都豎了起來。「⋯⋯今晚你主動行嗎?」田柾國放輕音量在金碩珍耳邊說道。

「呀,臭小子!我過來陪你睡就不錯了,你還得寸進尺!」金碩珍捏了一把田柾國的腰,「再說了,也沒有套子⋯⋯⋯」金碩珍喃喃自語,說完耳朵又忍不住泛紅。
「我櫃子裡有。」田柾國露出笑容看著金碩珍。


隔天醒來時,金碩珍很慶幸今天是休假。否則他根本沒辦法起床,看著身旁還深睡著的田柾國,金碩珍在他唇上輕輕落下一吻。剛剛還睡著的田柾國伸出手摟住金碩珍的脖子,來了一個深吻,吻到金碩珍喘不過氣了才放過他。
「碩珍,早安。」
「叫哥啊,臭小子⋯⋯⋯」

评论(9)
热度(141)

果珍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