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家的向珍花 | Powered by LOFTER

[糖珍/南碩]Epiphany 01

. 大概是篇有點沈重而且節奏緩慢的文,是碩珍分手後重新愛上自己再去愛人的過程,感情線可能沒那麼多。
. 這篇會慢慢寫,南碩BE是確定的
. 可能有OOC
———


真是奇怪
我明明就深愛著你
一切都配合著你
想為了你而活

但越是如此
就越無法承受我內心的風暴
在微笑的面具之下
真實的我漸漸顯露

————— BTS JIN 《Epiphany》


「碩珍是位完美的戀人,很溫柔、很體貼,什麼家務都會做。」金南俊笑得燦爛,從臉上的酒窩就能看出他對金碩珍這名戀人多麼驕傲。「不像我只會搞破壞,即便我很冒失,他也不會生氣,而是先問我有沒有受傷。」

「他就是這麼一位如此愛我,而我也愛他的人。」金南俊緊握著身旁人的手,認真真的跟父母介紹自己的愛人。

是嗎?其實金碩珍想轉頭過去問他:「我在眼裡是那樣的人嗎?怎麼我覺得你形容的人不像我。」

這份愛沈重了,金碩珍有點承受不起。

「即便如此你們也沒辦法傳宗接代,南俊,我跟爸爸也想祝福你。可你是金家的獨子⋯⋯」金南俊的母親雖然覺得金碩珍這孩子確實是不錯,但基於祖業還是得傳下去,他倆老不能成全兒子的戀情。


金南俊的父母也放任他們這小情侶五年多了,金南俊確實到了該接下他父親江山並成家的年紀。

「伯父,伯母。」金碩珍開口打斷了其餘三人的心思,「我知道如果南俊不跟我分手,你們會很為難、南俊也會為難,而我也是。」

「所以,」金碩珍深呼吸一口氣,「我會和南俊分手的。」

「阿珍!」金南俊加重了握緊金碩珍手的力道,他可從沒想過要分手。

「南俊,這樣對我們都好,能同時擁有麵包和愛情是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如果得擇一的話,還是要先有麵包才能有愛情。」金碩珍說得平緩,一邊掙脫金南俊的手,「不好意思,我先告辭了。」說完,金碩珍起身離開,不顧金南俊的挽留,只留了句:「我會趕快搬走的。」順道拿了帳單把那桌咖啡的帳都結了。

目睹一切的金南俊父母有些茫然,他們原以為金南俊和金碩珍會為了讓兩老成全他們的戀情想盡各種方法。金碩珍這麼乾脆地離開是出乎意料的事情,不過也好,順了他們的意。

「南俊,如果你追上去了,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金南俊的父親看著望著門外蠢蠢欲動隨時會跑掉的兒子緩緩說道。

語義:你現在失去了戀人,但是追上去不一定能挽回,同時也會失去父母。

金南俊便不再望著窗外。



金碩珍其實也沒想過分手,老實說那番話是從他腦袋裡突然冒出,順口就說了出來。

金碩珍很愛金南俊,愛到金碩珍不像金碩珍自己。而是像金南俊理想的金碩珍。

金碩珍不愛自己,他以愛金南俊為優先。他以金南俊打造一個世界而不是以自己。

好像是不知不覺累了,所以⋯⋯才提分手的吧?

「對不起是我做錯了,你別哭了好不好?」突然被一個厚實的擁抱擁著,金碩珍一時還反應不過來,若不是對方明顯的菸嗓,金碩珍還以為是金南俊追上來。抱著他的人在金碩珍耳邊輕輕說了句:「雖然我多管閒事了,不過你邊走邊哭⋯⋯有點可憐。」

金碩珍這時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龐,才注意到走出咖啡廳後他一邊走路一邊哭,泣不成聲。

滿腦袋都在幫自己剛剛那番沒心沒肺的分手發言找藉口實在沒餘力注意自己的顏面⋯⋯明明自己是個很注意形象的人。

金碩珍就在大街上抱著一個陌生人哭,直到冷靜後對方才鬆開雙臂,伸手抹去他臉上的眼淚,並從口袋拿出一包面紙遞給金碩珍擤鼻涕。「哭夠了嗎?」

「嗯。」儘管擤過鼻涕、擦過眼淚也難以掩飾哭過的痕跡。金碩珍覺得此刻自己真的太狼狽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哭。

是因為捨不得這五年跟金南俊的感情又或者在難過他根本遺忘自己原本該是個怎麼樣的人⋯⋯或許兩者都有吧。

「我送你吧。」看著金碩珍狼狽的樣子,閔玧其始終不忍心就這樣丟他在街上。

「好。」

金碩珍沒多想就答應了,接下來的路閔玧其走在金碩珍前面,金碩珍則小心翼翼的拉著閔玧其的衣角,像極了深怕迷路的孩子。

「怎麼是我走前面?我又不知道你家住哪。」閔玧其有些無奈又覺得有些好笑的發問。

「沒關係,直走就好,到了我會停下腳步。」反正也不打算回家,金碩珍暫時沒有心思打理那段五年的感情。

「喔。」

在一間旅館前面金碩珍停下了腳步,閔玧其挑眉疑惑,「你住這?」

「⋯⋯暫時要住這裡。」

「真巧我也住這裡。」閔玧其輕笑,不管茫然的金碩珍逕自走進旅館。

金碩珍還以為閔玧其誤會了什麼,紅著耳朵喊了聲:「男男授受不親!」

「⋯⋯這家旅館我開的。」

意識到自己說了傻話的金碩珍臉頰潮紅,「對了,我還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閔玧其雙手插口袋,走進自動門後,看似瀟灑的轉頭回答,「閔玧其。」

TBC



评论(4)
热度(52)

果珍少女